恒耀官网:先抄袭,再自己举报,《天赐之声》算是明白了流量。

先抄袭,再自己举报,《天赐的声音》算是把流量这事玩明白了

小编导读:这不最近,《天赐的声音》这档蓝台旗舰级的音乐综艺节目又开始频繁上热搜。凭良心说,不管音乐质量如何,论话题炒作能力,《天赐的声音》绝对是国内一等一的水准,堪称国内综艺炒作界的“天花板”。前有“流量歌手孟美岐点评乐坛前辈周传雄”

今天的音乐综艺节目想要打破头皮,以获得一些声音。毕竟,节目的内容是翻唱,形式只不过是聊天、争吵、排名,甚至椅子也被观众扫进了历史垃圾堆,本质上取决于谁邀请明星有流量圈子。

至于音乐本身的质量,你在质疑修音老师的技术吗?

最近,蓝台旗舰音乐综艺节目《天赐之声》开始频繁搜索。凭良心说,无论音乐质量如何,就话题炒作能力而言,《天赐之声》绝对是中国一流的水平,堪称国内综艺炒作行业的天花板。前流量歌手孟美琪评论乐坛前辈周传雄,后来毒舌评委丁太生拳打脚踢所有歌手,特别适合大家闲着看热闹。

(一)

上周,《天赐之声》第三期为热搜贡献了一首名为《不甘》的原创歌曲。这首歌的出现真正体现了今年《天赐之声》节目组炒作的进步,创新了炒作模式,打开了思维局限,突破了道德底线。

这首歌出现在当前节目的最后一部分。当所有正式表演的嘉宾都完成表演时,节目组突然邀请了一群飞行嘉宾(我不知道其他人是否坐高铁录制),一男一女。

女歌手大家都比较熟悉,叫弦子,就是潘玮柏《不得不爱》里的女声。不幸的是,后来的发展是一般的。去年搞事节目《浪姐2》,没有太多出彩的表现。声音最高的时刻是当队长选人的时候,他直言自己的队友需要比自己更受欢迎。结果立刻拉了一群姐妹的脸。

男歌手名不见经传,叫王唯乐QQ在音乐上搜索了一下,有腾讯音乐人的标签,粉丝多,有30多万,最受欢迎的歌曲叫《执迷不悟》

乍一看,《不甘》这个歌名好像没见过,应该是首原创作品,难道是这个翻唱节目竟然勇于为华语乐坛贡献一首优质原创作品?然而歌曲到了高潮处,就原形毕露了。有耳尖的朋友突然发现,副歌中的高潮几句似乎在哪里听过?

有心人一查,原来这次的受害者是2007年从星光大道成名的女歌手龙梅子。《不甘》中的点睛之笔几乎和龙梅子十年前演唱的《爱情专属权》一模一样。这首歌的作曲家老猫忍不住发了一条朋友圈吐槽,说他十年前的作品在这个节目里又被录用了。’原创’如何拯救音乐圈?

节目组《天赐之声》也走了一条不寻常的道路,体现了天才般的营销炒作能力。除了在各种平台上疯狂搜索抄袭涉嫌巨大土味歌曲《不甘》外。甚至有业内人士指出。这一轮抄袭讨论很可能是节目组直接策划和操作的。我告诉我,抄袭的套路可以称之为内部娱乐炒作的新境界。

这种说法似乎令人惊讶,但并非毫无根据。例如,在当前热歌发酵的第一阵地抖音上,当晚有大量直接比较两首歌的视频,许多视频甚至直接比较了双方的龙梅子。一方面,《不情愿》中的高潮段落被反复播放,另一方面,比较《爱的独家权利》的视频也被称赞1000多个,好像害怕别人不知道这是剽窃,场景非常有趣。

有些人甚至提出了这样一个合理的猜测:整首歌是节目组故意玩其他歌曲的边缘球,以炒作话题。在发现节目的声音不足后,他们立即暴露了自己,并在社交媒体上点燃了两个赞扬和攻击的声音。

这种猜测并非毫无根据:说实话,不情愿的剽窃对象并不是一首热门歌曲,普通人很难立即听到它的剽窃。但在节目结束后的第一次,有这么多明显的人叫做剽窃,不得不怀疑,要么节目组是有组织的黑色,要么节目组是有组织的黑色。

当然,没有证据,没有人能说这种故意抄袭&m

dash;顺势炒作—推高音量的操作是由节目组正式策划的。也许人们在创作时只是偶然撞车?你认为我们相信还是不相信?

(二)

但是,只要稍微数一下《天赐之声》过去的一些经典炒作案例,就不会觉得这样的猜测毫无根据。

抄袭、无休止的翻唱、无版权改编、嘉宾互相批评、恶意炒作……这些一次又一次地刺伤中国音乐界的行为与这个节目有着持续的联系。

除了众所周知的孟美岐和丁太升事件,这个节目还有很多类似的丑闻,一查就能列出几个。

节目第一季开播时,擅自改编了南征北战组合的著名作品《我的天空》,没有授权,也没有支付费用,让人亲自发微博维权。

在第二季中,节目组制作了另一首热门歌曲《风吹》,将这首旋律与许多经典歌曲相似的剽窃嫌疑歌曲推向了热门搜索。当然,这首歌被许多正义的网民发现原来这首歌不仅涉嫌抄袭经典粤语歌曲《风的季节》,还涉嫌抄袭流行之王迈克尔·杰克逊经典歌曲《Billie Jean》怀疑,连迈克尔·杰克逊中国网微信官方账号也站出来发声,硬杠节目组。

也许是在网民的压力下,歌曲原唱王赫野后来不得不解释剽窃,说他只是致敬,节目组自然躲在黑暗中,悄悄地成为一朵安静的白莲花。

哪怕就是在这最新一季的第二期,节目组也早早发力把自己送上了热搜。当时信乐团之前的主唱信(苏见信)与康姆士乐队合作翻唱了一首去年因《漠河舞厅》大火的柳爽的作品,表演完毕接受主持人采访时,突然发表了一番对华语乐坛没有进步论的看法,非常精彩,他说道:

现在所有的电视台都在做翻唱。你叫我们怎么进步?唯一能进步的就是编排和唱功。我们原来的进步在哪里?每个人都是如此有能力的人,但他们带头改编。现在我正在改编、改编和改编任何节目。你还怪别人抄袭别人,做快速的事情。难道每个人都在做这样的事情吗?

不管是什么原因,这封信都选择了当众自爆。这句话可以说彻底抖掉了中国音乐界的现状,堪称中国音乐界的范志毅。难怪弹幕里还在指责信太假装逼的用户改口,说他说了实话,敢说,真人。

更有趣的是,节目组不仅没有剪掉这张有争议的照片,而且有意义地从其他歌手的脸上扫描镜头,我看到胡彦斌用手捂住嘴,精致的胡海泉露出有趣的微笑,张韶涵充满了不知所措的表情。

只有GAI不耐烦地打断了信的发言,开始为节目组解释。GAI 直言不讳地理解节目的目的是聚集不同圈子的音乐家,弘扬中国音乐产业。

不过GAI显然,由于缺乏逻辑合理性,这种说法过于苍白、虚弱和空洞。虽然场地已经圆了,但信后来宣布退出比赛。当然,这一幕已经成为未来几天社交媒体讨论的热门话题。

(三)

当然,有些人肯定会说,这些歌曲本身涉嫌剽窃,这些客人本身有问题,喜欢争吵,中国音乐产业本身很糟糕,与白莲花节目组《天赐之声》有什么关系?

有这种想法的朋友真的很天真。

和电影一样,导演和编辑可以说决定了它的呈现效果。

谁是《天赐之声》的总导演?

吴彤。

你可以自己去百度。简而言之,它是中国最臭名昭著的韩综搬运工。只要你不能制作节目,就去看韩国综艺节目,想想怎么抄。p>

有这样的总导演,节目能做好吗?张韶涵和查理也有理由说,我参加了什么节目?是《我是歌手》。你让我参加什么节目?中国音乐界的水平是什么?你吴彤在做音乐综合。他能做到吗?我做不到。你知道没有能力吗?

事实上,我们公平地说,如果节目组愿意支持原创音乐的发展,善意对待这些节目嘉宾,避免一些有争议的内容,他们可以支持原创音乐的歌曲选择,并在早期编辑中处理这些炒作内容。

然而,《天赐之声》并没有继续贡献抄袭作品,继续输出一些有争议的观点,甚至故意放大这些内容。

丁太升自己也承认,他在节目现场的言论大多是剪辑拼接的,所谓的毒舌和愤怒大多是后期人工制作的。

可以说,作为这些丑陋的始作俑者,《天赐之声》这个节目也为中国音乐界泼了一盆脏水,中国音乐界已经接近国家足球队,完全为去年以来的中国音乐药丸做出了最终的结论。

可悲的是,在这个中国音乐已经抑郁的时刻,天赐之声本可以提供及时的帮助价值,但他们有一波反向操作,一步一步地将中国音乐推向舆论的臭沟,成为国家足球队的好伙伴。

在这里,我们只能把罗翔老师引用的一句法律谚语改写给中国乐坛——如果只有跌入臭水沟,中国乐坛才能真正醒悟,那就跌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