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耀注册登录:《老闺蜜》导演乔梁:打破人生界限,人可以变老,梦想还年轻

《老闺蜜》导演乔梁:打破人生界限,人可以老,梦还年轻

超龄姐妹淘,潇洒如一样潇洒。由乔梁执导、王富力、潘红、宋晓英、徐迪、吴冕主演的都市情感剧《老闺蜜》正在央视八套黄金档播出。该剧聚焦老龄化社会问题,讲述了五位性格各异的老太太在一次打假活动中相识并形成闺蜜的故事。在经历了生活中的悲欢离合后,她终于开始了寻找生命新价值的旅程。自播出以来,该剧以脚踏实地的故事、代表性的人物和年轻的轻喜剧风格引人注目。它被观众称为老版《欢乐颂》。一些年轻观众更喜欢该剧对生活的态度,并兴奋地说:当我们老了,我们也应该像老闺蜜一样过上美好的生活。

谈到《老闺蜜》,导演乔梁说,这是一部逆时尚的作品,回归中国敬老尊贤,集中在饱和的年轻主题市场之外,展现年轻老年人的生活。作为一名导演,乔梁已经工作了20多年,关注和思考了中国在他最喜欢的现实主题作品中的变化。作为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的教授,他在教学中教学,继承了北电的传统,培养了新人,用作品向世界绽放了中国电影制片人的荣耀。从中文系毕业的文学青年到经常获得国内外奖项的大学导演,在他看来,生活就像拍摄,随意移动,没有限制,应该平静地面对,享受当下。正如他所说:每个年龄段都有每个年龄段的美。人们可以变老,梦想仍然年轻。

   

           老,不可怕,每个年龄段都很美

Q:你拍《老闺蜜》的初衷和原因是什么?

A:中国是一个尊重老年人、尊重老年人、热爱老年人的国家。尊重老年人和尊重老年人是中国乃至受中国文化影响的东方国家的优良传统。在周朝,每年举行一次大规模的乡镇饮酒仪式活动,旨在尊重老年人和尊重老年人。礼仪法规定,70岁以上的老年人有资格吃肉,享受尊重上帝的礼貌。60岁以上的民间老年人可以接受子孙后代的生日,直到清朝乾隆年间举一场大型的尊重老年人的宴会。

然而,我不知道中国什么时候会成为一个年龄歧视严重的国家。随着《纽约时报》的快速发展,人们特别害怕衰老。30岁以后,他们非常焦虑,哀叹自己不,我老了。此外,当今社会提倡年轻人和青年,包括商业和商品,基本上是年轻人的主题,尤其是电影和电视行业,他们拍摄年轻人喜欢的主题,这需要越来越时尚。一些古装电影中的女王甚至是30多岁的女演员。这些可能会给观众和整个社会带来焦虑的氛围。中国现在已经成为一个老龄化的社会,越来越多的老年人面临着许多社会问题,所以我特别想拍摄这样的东西。

在这出戏中,五位老太太代表了老年社会中不同的问题:梅阿姨代表着独生子女的老人。潘红老师扮演的艾琳外表坚强,但她不得不面对衰老和绝症。这样一个不再美丽的女人。宋晓英扮演的宋老师是一个老女孩。她总是拒绝长大。她不认识老人,也不接受老人。她年轻时追求时尚。徐迪老师扮演的退休医生精力充沛,注重细节,给儿子的生活带来了很多麻烦。最后,她知道如何放下和另一种美好的生活。吴冕饰演的红姐姐是典型的。我们母亲的代表是照顾丈夫、儿子、女儿和孙子。她在家里什么都照顾。最后,她什么也不懂。他们都有自己的社会问题代表,这也反映了医疗问题、拆迁问题、儿童教育问题等。最重要的是团体养老问题。什么是团体养老?指的是不依赖孩子的老年人,寻找合适的精神空虚。这比老年人更重要。

Q、拍摄《老闺蜜》,最大的困难或挑战是什么?拍摄过程中,有没有让您难忘的事?

A:对导演来说,最大的挑战是集体剧。《老闺蜜》的很多剧都是五个人一起玩的。所以这种集体剧的处理会让导演在节奏把握和调度上非常困难。我在现场开玩笑说,即使今天少拍一部,也就是四部,我也会更舒服。对我来说,这是最大的挑战。对于五位老师来说,因为他们都老了,每个人的重场戏都是一个巨大的体力和精力挑战。他们能赢就太棒了。因为每个人的重场基本上都是一天十几场,连续拍十几天也不容易。

在拍摄过程中,有很多令人难忘的事情,最令人难忘的是这五位老师,他们展示了艺术家的品质。就像王福利先生的腰不好一样,一开始我不知道,但她一直坚持在片场里扮演梅阿姨的角色,她也去咖啡馆体验生活,学会做咖啡。潘洪先生,她有很多台词,睡眠不是很好,所以她把剧本放在床边,醒来看,看,睡觉,醒来看。除了拍摄和睡觉,她几乎都在背诵剧本。

每个人都为这出戏付出了巨大的努力。像徐迪先生一样,她为自己设计了一些攀爬和翻墙的动作。我担心安全,所以她自己去了。包括宋晓英先生在内的角色对她来说也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她经常扮演革命者,从未塑造过这样的角色。这个角色也是电视剧中从未有过的老人形象——老女孩。包括吴冕先生,她对自己有很高的要求。她会仔细挑选每一行,一遍又一遍地磨练每一场戏,直到她满意为止。这样一群人和一些事情让我非常感动和生动。

Q、哪个场景最让你难忘?为什么?

A:在最后一场比赛中,潘红告别了四个人。在那个场景中,我认为每个人的状态都是正确的。他们真的很激烈。我很高兴看到他们的戏这么好。这是我印象最深的。

Q:《老闺蜜》是一部以老年为主题的剧,但在你的指导下,这部剧并没有暮光之城,气氛沉重,而是充满了青春感,有着鲜明的轻喜剧风格,让中国老年主题剧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风格突破?

A:每个年龄段都很好,不是我们老了应该做什么,我们有自己的生活。所以我们不想拍暮光之城,婆婆和儿媳之间的战争,我想拍一部年轻版的老年主题剧。所以老女朋友的节奏非常活泼,颜色明亮,属于轻喜剧风格。当然,剧中也有很多感人的地方,但主要的风格是轻喜剧,许多桥段都是幽默和生活的片段。

Q、作为导演,您觉得《老闺蜜》向当下观众传递了怎样的主题价值观?

A:《老闺蜜》聚焦全球老龄化问题,展现了一些老龄化社会现象。我也想告诉你,老并不可怕。每个年龄段都有每个年龄段的美。我们应该学会享受它。不要因为焦虑而错过这个年龄段应该有的东西。此外,我也希望年轻观众看完这部剧后会觉得老并不可怕。我希望他们老了以后能过上这样的生活。我很高兴看到一些网友的评论。

生活就是这样。我们既是演员,也是观众。

Q:你和你母亲有着深厚的感情。获奖后,当你在莫斯科获奖时,你当众说你应该把这个奖项作为你母亲的生日礼物。你妈妈说了一句话给你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如果你的脸上充满了微笑,你就不能流泪。在你眼里,你妈妈是什么样的人?拍完《老闺蜜》后,你对你妈妈有更深的感情和理解吗?

A:我哥哥有句话说得很有趣。看完第一集,哥哥对妈妈说:这五个人都有你的影子。其实你创造了一些东西,你肯定会从周围的人那里学到一些东西。在这五位老太太中,我妈妈确实有这个影子。妈妈对孩子的影响很大。我当导演,学拍电影,走影视之路,和妈妈有着特别重要的关系。她非常支持我。

Q:其实《老闺蜜》说的是一种生活方式,一种人生态度。人的一生,渡情渡心才能渡过自己。你同意这种观点吗?你觉得生活和衰老怎么样?

A:我只是想享受生活和现在。生活中的每一刻都是美好的。不要因为叹息你的青春转瞬即逝而错过今天的美丽。我认为只要我们能用一颗平常心去看它,无论是生、老、病、死、爱还是恨,事实上,它都会非常美丽。就像我们看电视剧一样,当你跳开,去其他地方看悲伤和喜悦时,你会得到一种享受。生活就是这样。我们既是演员,也是观众。只要你以观众的心态面对它,你的生活就会非常美好。

Q:你是一名教授、导演和编剧,既拍电影又拍电视剧。在你看来,哪一部电影和电视剧更具挑战性?即使是电视剧,你的作品也有独特的电影拍摄技术和先进的纹理,独特的风格。从创作的角度来看,你觉得你的电影和电视作品中的共性和个性怎么样?

A:影视都是用视听语言讲故事,没什么区别。但是在拍摄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困难。就像短篇小说和长篇小说一样,写长篇小说和写短篇小说的力量是不一样的。有的人两者都可以,有的人只能照顾一端。应该说,电视剧更注重长篇结构。你应该在40集左右的体积之间找到它的高潮点。同时,你应该在每一集中找到这个高潮点。在这个过程中,有很多角色,包括角色关系和关系的变化,以及主要角色在重大事件中的起起落落。每个角色都应该被掌握,所以在这方面,拍电视剧其实很累。

这部电影是另一部电影。因为它不长,你的表达必须简洁,不能胡说八道。例如,在拍摄电视剧时,房间里可能有50个场景,这50个场景必然会在调度中重复。但在拍摄电影时,房间里只有5个场景,除非我故意要求他重复,否则这5个场景有一种味道。此外,你必须想出一种新的方法来解决这个问题。它有不同的力量。

Q:无论是电影还是电视剧,你的作品基本上都是现实主题,主题相对边缘,,而不是流行的主题,有些人称你为真实主题导演的先驱。你为什么更喜欢拍摄真实的主题?有些人说你在你的作品中看到的是孤独。这种孤独的趋势创造和尖锐但现实的主题将继续下去,成为你作品的主题吗?

A:我认为中国当今社会日新月异,尤其是改革开放后。每天沸腾的生活中,故事太多,根本拍不完。我每天都在里面感受,很感动,所以更喜欢拍现代的东西和现实的东西。

评论家评论了作品中的孤独。我没有这种意识,也不想把自己绑起来。事实上,只要是你喜欢的,当你自己去做的时候,它自然会带出你的个性和偏好。

只有真正实现文化自信,才能有信心面对世界。

Q:你是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的导演、教授,也是中国典型的大学导演。你认为大学导演最大的特点或优势是什么?作为导演系的教授,你如何看待中国导演目前的培训模式和产业、大学和研究成果?

A:我认为学院导演的一个好处是,当你给学生讲课时,你必须强迫你复习和总结你的创作。这是教学的优势。你也会从学生那里获得大量的营养和新鲜血液。此外,在教学过程中,它还允许您不断接触更新和更好的东西,包括一些国际新概念和新的创作方法。毕竟,在学校里,我们与世界有更多的交流和交流,这将使你不断进步,然后将创作的经验和教训反馈给教学,帮助学生提高水平。当导演和老师是我最喜欢的工作,不仅不冲突,而且互相帮助。

在工业、大学和研究方面,北京电影学院在电影艺术学院的国际排名基本上可以排名第三,前两名是纽约电影学院和南加州大学电影艺术学院。北京电影学院的高排名不是因为学校占据了多少空间,有多少学生,而是因为你的培训结果。以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为例,培养了太多优秀的导演人才。现在,许多活跃在中国电影和电视剧行业的著名导演和年轻新秀都是由北京电影学院培训的,如著名导演曹保平、薛晓路等。此外,文学系的编剧、摄影系的摄影师、艺术系的电影艺术、录音系的录音师都获得了国际奖项。总的来说,北京电影学院为中国电影业和电影业的各个行业不断丰富最新鲜的血液,这是我们学校非常独特的地方。

Q:现在中国影视界有很多新人,有才华的导演不断涌现,拍摄了很多惊艳的优秀作品。从中文系到导演系,从拍电影到拍电视剧,你也是这样走过来的。你觉得中国导演的传承和创新怎么样?

A:我从一个中文系的毕业生,从一个有文学思维的人,到一个有影像思维的影视导演,我特别感谢北京电影学院的老师们不断地鞭打我。我记得当我第一次做肖像作业时,我的作业已经连续三次被退回。我真的不明白,老师也没有告诉你原因,让你自己思考。后来,老师看到我真的想不出来了,他说你所有的文字,写在纸上的东西,我必须能够拍出来。例如,如何拍摄风霜?你必须写下他脸上有深深的皱纹。我立刻明白,我想用图像来讲故事,而不是文字。这个过程花了将近两年的时间来重生,剥一层皮肤很不舒服,但这个过程对我来说是最有益的地方。我刚从1998年毕业,和谢飞一起拍了一部电影。从看小说到写剧本,直到电影拍摄结束,我都参与了他的执行导演,整个过程,一点一点地学习,现在我的工作方法都是非常有效的,现在谢飞老师教我的。

郑东天先生是我的博士生导师。他基本上看了我拍的所有电影。看完后,他总结了一两句话,唤醒了你。他立刻说出了一些你没有意识到的问题。你会认为他把你带到了一个更高的水平。现在我也是一名教师,我也把我的经验和教训传给了我的学生。我感受到了看到他们获奖和成功的喜悦。这种快乐不同于获奖。这就是继承。我认为中国电影代代相传。

Q:20多年来,导演的作品获得了许多国内外奖项,特别是2017年第39届莫斯科国际电影节——圣乔治金奖最佳电影奖。这是中国电影在莫斯科国际电影节上取得的最好成绩。因此,你成为了中国四个国际奖项A电影节最有奖的导演之一。你认为中国电影赢得国际认可的原因是什么?在中国文化走出去的战略下,中国影视作品如何更好地走向世界?

A:我的作品获得了国际奖,我自己也是国际电影节的评委。在我看来,衡量一部电影质量的标准基本上取决于两点:第一点是你是否深入挖掘这件事。你的观点独特吗?第二,你的作品在视听语言上有创新吗?例如,当时的高原获奖是因为在第一点上,我对污染有一个独特的理解。此外,在视听方面,我放弃了色彩、音乐和运动,这意味着其他人有七种武器,我只有四种武器。视听语言通常是七个元素。我放弃了三个元素,只讲了四个元素的故事。我做了一个减法,这更独特。

此外,我强烈觉得,在中国五千年文化的基础上,只有当你真正实现文化信心时,你才能有信心面对世界。你背后是五千年的文化,这是真的,你不能虚张声势。当你心中有一种文化信心时,工作的感觉是不同的,这是我自己的经历。

Q:接下来,你还有哪些拍摄计划?

A:我刚刚完成了一部名为《追逐月亮》的文学电影,展示了中国电影史上至少在我看过的电影中没有母亲的形象。大多数母亲都忍受着各种各样的困难,为家庭伤透了心,但母亲完全不同,非常独特,由何赛飞老师扮演。

免责声明:

本文的目的是传递更多的信息,而不代表本网的观点和立场。

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相应操作风险。